第656章 疑虑担忧

若月海上那一刻,他的心都是悬在悬崖边上的,只要她出事一点,那心大概就死了。

客栈,上京,南州,甚至天岚...他生气,很生气。

气她自己不爱惜自己,气她自己太随性,气她根本没有顾忌他的感受,气她完全没有一点枷锁在这世上。

这样的人,根本不公平。

舒天真从胸口缓缓吐出一口气,她是伤了他的心?

她...也不是故意的。

或许是她一直在排外,觉得自己可有可无,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自己在别人的生命中也成为了不可或缺的那一类。

有点受宠若惊。

她忽然笑了,“是了,是我不对了,你原谅我好不好,我不再那么冲动行事,一切都以自己的生命安全为前提。”

其实,事情不大,只是修渊见不得她被迫受威胁,被迫的站在众人的面前,被四国的人争相抢夺。

是自己太过急眼,修渊听见她再次认错,这次说话的很认真,心里就软了。

他到底舍不得骂她。

最后两人都平息下来,才开始思考今天的问题。

“那个海兽好像很喜欢血腥味,但是很忌惮你,却不那么忌惮卫能始是想引着我们下海?还有那风总感觉是海兽招来的。”把今天的画面重复播放了一遍,舒天真就存了很多的疑问。

“或许是我曾经在热泉眼里待过一段时间,体内存了不少的热气,海兽是属于冷物,大概是忌惮着,至于血腥味,我倒是觉得它单单对你感兴趣。”修渊冷声道。